视频|强调“中国威胁” 北约的战略重心要转向亚太吗?

看看新闻Knews记者 李瑶

2021-06-14 23:44:05

当地时间6月14日,北大西洋公约组织首脑峰会在比利时布鲁塞尔举行。这是拜登入主白宫后首次出席北约峰会,格外引发舆论关注。


应对“中国威胁”为何会成为北约峰会重要议题?


峰会前夕,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对媒体说:“中国正在逼近我们”,他表示,没有一个北约国家能够单独应对“中国威胁”,因此需要联盟共同应对。他同时强调,北约并没有与中国爆发“新冷战”,将在军控等共同关心的问题上与中国展开合作。


近期,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曾在多个场合渲染所谓“中国威胁”,引发外界高度关注。就在峰会召开前一周,斯托尔滕贝格专程前往白宫与拜登会晤,谈及涉华议题时,斯氏宣称要抑制中国的经济增长和对先进军事能力的投资。


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


值得注意的是,这不是北约峰会首次涉及中国崛起议题。


2019年12月,北约领导人齐聚伦敦之际,斯托尔滕贝格就呼吁北约必须适应面临的新挑战:中国,“我们必须解决一个事实,即中国正在向我们靠近,在非洲,在北极,在网络空间,甚至在欧洲”。伦敦峰会声明首次提及中国,其基本内容是“我们作为一个联盟,需要共同应对中国日益增长的影响力给国际政策带来的机遇和挑战。”


对此,美国智库CSIS(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指出,当时北约声明的部分目的是取悦特朗普政府,但也反映出北约对中国的活动对跨大西洋安全的影响越来越担忧。尽管中国没有对北约构成直接军事威胁,但是中国在欧洲日益增长的经济影响力和外交自信,加上与俄罗斯日益增长的军事关系,对跨大西洋经济及其安全有着重大的影响。


该智库的分析文章还指出,中国对整个欧洲关键基础设施的投资,从电信网络到港口设施,可能会削弱北约在外交上以及必要时在军事上应对国际危机的能力。


2019年12月北约伦敦峰会


为什么诞生于冷战的北约,要这么积极地要把自己针对的目标从原来的苏联/俄罗斯,再加上一个中国?


在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副所长苏晓晖看来,聚焦安全防务、又是冷战“遗产”的北约组织,其惯用伎俩就是“找敌人”,而“敌人”意即北约眼中所谓“大国威胁”。从冷战时期针对苏联及华约集团,到冷战结束后主要瞄准俄罗斯,再到现在将崛起中的中国纳入战略视野,似乎顺理成章。


“找敌人”又是促进北约团结的粘合剂。此前,特朗普提出所谓“北约过时论”,一反传统拒绝明确支持北约宪章第五条,即“对于一个北约成员国的袭击,将被视为对所有成员国的袭击”,引发北约成员国的不安,加之北约内部出现不团结的种种乱象,差点就要“分崩离析”。


对于此次峰会,外界普遍认为北约期待走出“特朗普创伤”。苏晓晖指出,一方面北约急于获取来自于美国的安全承诺,另一方面,寻求恢复与北约盟友之间的信任,重返北约“领导岗位”成为拜登赴欧的“当务之急”。


b1865c00f3acc6f0edba2dbcea2024e9.jpg


北约将如何采取共同政策应对中国?


《华尔街日报》报道称,此次峰会,美国总统拜登将协调盟友立场,要求欧洲国家加大应对中国的力度。报道指出,峰会将发布北约新《战略概念》报告,其中将高度“关照”中国。


6月9日,慕尼黑安全会议主办方发布年度安全报告说,美国战略重心正在转移至亚太地区,欧洲应调整对美以往的战略依赖和安全依赖,跨大西洋关系需要重新寻找契合点。


b8e406e4b44f66a41e2b0759aca8fb19.jpg


这是否就意味着,北约内部未来的战略重心逐渐转移向遏制中国?这是人们对于此次北约峰会十分关心的问题。


苏晓晖认为,从目前来看,并未出现这种明显的态势。


拜登此次出席北约峰会,势必将要求北约盟国更多地应对中国,而欧洲盟国为了争取美国的安全承诺,也将某种程度地做出回应,甚至是配合美国的战略步伐。


102f6cadae1ed7f635a9f33859d0bf68.jpg


基于此,一方面,北约成员国可能继续就价值观、意识形态方面的问题与美一起针对中国发难。另一方面,英法德等大国,已经逐渐开始参与到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军事行动当中。不过,这些军事行动将会相对克制,避免引起局势失控。


北约会成为美国“遏华”的工具吗?


值得注意的是,斯托尔滕贝格一边说北约要共同应对中国,一边又说不与中国搞“新冷战”。这番看似矛盾的表态,究竟有何深意?


对此,苏晓晖指出,其潜台词就是“北约并不愿意被拖入一场针对中国的无谓的消耗战中。”换句话来说,欧洲的北约成员国不仅承认全球治理合作中的中国作用、力量,并且依然期待对华贸易的机遇,近期,法德领导人的相关表态已经表露无疑。


8960f13f8654b8e9c7459ecd8c72ce31.jpg


北约无心且无力进行战略重心东移的关键还在于,它无法随美进行两线“作战”。苏晓晖进一步指出,正如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最近强调的那样,“北约现在是,而且将继续是欧洲和北美的区域联盟”。


诚然,中国对北约来说是一个挑战,但毕竟不像俄罗斯那样对北约构成典型的军事威胁。16日,美俄首脑会晤就要在日内瓦举行,如何解决好与俄罗斯的关系,该是拜登与北约盟友好好对表的议题。


尽管拜登要修复同盟体系,但是“美国优先”原则仍然存在。美国更多地是希望欧洲盟友为他冲锋陷阵,充当棋子,而欧洲盟友希望的是美国加大对北约、对欧洲的投入,双方之间的这种温差会带来更多的分歧。在苏晓晖看来,拜登政府想要把北约当作“遏华”的工具,恐怕要打个大大的问号。


(看看新闻Knews记者 李瑶)

版权声明:本文系看看新闻Knews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