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美国的“创新和竞争” 为何处处瞄准中国?

看看新闻Knews记者 李瑶

2021-06-09 22:38:29

“美国怎么发展、怎么提升美国的竞争力,这是美国自己的事。但我们坚决反对美国拿中国说事,把中国当假想敌。美国最大的威胁是美国自己······”这是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于6月9日应询美国参议院通过新法案、拨款2500亿美元应对与中国科技竞争一事的回答。


美东时间6月8日,美参议院以68票赞成、32票反对的表决结果,迅速通过了这部将近1500页《2021年美国创新与竞争法案》。


8b39c5ad14fd71510c9b572f08e90003.jpg


与中国科研竞争 美参议院通过“创新和竞争法案”


表面看,这是一个致力于推动美国科技进步并确保科技领域优势的法案,政府将拨款约1900亿美元用于从总体上加强美国的科学技术能力,另外拨款540亿美元专门用于增加半导体、微芯片和电信设备的生产,金额创下历史新高。


然而,具体来看这部法案的立法过程和内容,却具有明确的对华战略竞争意味,因此引发广泛的舆论关注。


《2021美国创新和竞争法案》主要针对中美两国在科技等领域的竞争,在内容上整合了美国国会参议院各委员会此前推进的涉华竞争法案——《无尽前沿法案》和《2021战略竞争法案》。前者重点是授权政府拨款千亿美元,致力于推动美国科技进步并确保科技领域优势;后者立法重点寻求通过投资美国的基础设施和技术发展,与中国在全球供应链和科学技术上展开全面竞争。


并且,法案增添了名为《2021迎接中国挑战法案》的修正案,其中涉及拟禁止美国政府设备使用TikTok软件及相关服务等内容。该修正案还呼吁对所谓“参与攻击美国网络安全或窃取美国公司知识产权的中国行为体”,实施新的广泛强制性制裁,以及限制采购中国无人机等内容。


292ca279f1700bf80347e982035b3985.jpg


值得注意的是,这部法案还纳入了以所谓“人权问题”为由呼吁对北京2022年冬奥会进行“外交抵制”的内容,包括呼吁禁止用联邦政府资金支持任何美国政府人员出席冬奥会(因工作和安保需要,支援参会美国运动员的除外)等。


主导这项跨党派立法的推手,是参议院多数党领袖、民主党人舒默,此人是民主党数十年来最尖锐的对华鹰派人物之一。据称,舒默近年来一直致力于寻求“团结”共和党出台对华法案,提供资金支持美国制造业和供应链,以在经济和地缘政治领域与中国对抗,此次将多个法案、修正案打包正是其手笔。


说是立法重振美国科技、提升竞争力,为何却处处瞄准了中国?这是人们关心的问题。


有分析称,美国正通过系统性立法的方式,开启“制华时代”。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杨希雨对此表示认同。他指出,在一部综合、普通法案中处处瞄准他国,并且涉及具体措施,在美国立法历史上实属罕见。这恰恰表明美国正陷入战略焦虑甚至可以说是是战略恐惧状态,说白了还是掉入了那个不能理性对待中国崛起的怪圈。


民主党参议员舒默


眼看中国与美国的科技差距在缩小,发展势头良好、稳定,华盛顿政客圈里弥漫着“为防止被中国超越,就必须打败中国”的情绪,既傲慢又不自信。


杨希雨进一步指出,冷战结束以来,美国一直是所谓“中国威胁论”的策源地。当前美国国内经济增长乏力,社会矛盾越来越深,而中国经济快速相对较快,于是美国政客又炮制出新形态的“中国威胁论”,言称以科技竞争反击所谓中国威胁,企图瞒天过海。其实质还是诋毁中国发展道路和内外政策,鼓吹开展对华战略竞争。


6月9日,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发表声明,对这一法案表示强烈不满和坚决反对。强烈敦促美国国会立即停止推进审议该法案,停止干涉中国内政,以免破坏中美关系大局和双方在重要领域的合作。


9857d3774ffcd4c676fa0ea6b5dda4b4.jpg


“制衡中国”能否治愈美国的科技焦虑症?


事实上,早在5月下旬《2021年美国创新与竞争法案》提交美国参议院辩论的时候,就遭到了例如美国商会和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这样一些商业团体的反对。他们尤其抗议一些参议员提交的那些限制中美科技、投资交流等内容的修正案。


路透社认为,该法案加大对本国企业支持力度的做法,可能会让像英特尔这样的公司受益。然而保守派政策研究机构“美国企业公共政策研究所”的中国问题专家史剑道分析,这应该会迫使一些企业做出选择。“如果你接受美国政府的资金,就不能在中国扩大业务。如果你不喜欢这样,就不要接受美国政府的资金。”


59bcd8cda2e0a66495b32513f12808bb.jpg


杨希雨指出,此前美国科技与经济发展的之所以可以在世界范围内遥遥领先,缘自极大地受惠于对外开放、跨国界交流,如果美国带头通过立法反对或限制跨国界交流,最终肯定会伤及自身。而中国科技发展从来主要依仗自主创新、稳扎稳打,并非依赖外部环境,因此美国的这部创新竞争法对中国科技进步的打压着实有限。


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院副教授梁亚滨指出,防止中国对美国社会进行渗透和影响的措施,使得法案对科技进步的聚焦被严重影响,令人担忧的是它将推动两国之间“科技脱钩”。


至于将产生怎样的全球影响,在梁亚滨看来,这也意味着美国对华战略竞争将从基本的经贸领域正式提高到科技新维度,越来越多的国家可能将被迫在技术路径上做出选边站队,对世界产生深远的影响。


拜登政府“遏华”工具箱还有哪些后手?


值得注意的是,《2021美国创新和竞争法》在参议院通过的同一天,拜登政府还发布了一份审查报告,污蔑中国在半导体、稀土、电动车电池、药品四个领域存在所谓不正当竞争,并将提出成立一支“供应链贸易行动小组”,对华采取行动。


如此看来,拜登政府即将出台打压中国企业的新举措?


在杨希雨看来,上述四个领域都是美国自身发展出现了短板,却甩锅中国。这种违背经济运行规律的政治操弄,显然行不通,既不能遏制对方发展,也无法刺激自身成长。他指出,中国是一个深度融入全球化的经济体,越是加快扩大开放,越能有效地反击美方的打压。


(看看新闻Knews记者 李瑶)

版权声明:本文系看看新闻Knews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